人民江山,紅色淵源歷久彌新,黨在三座城市的革命探索為當前發展提供啓示

2021-03-18 07:58 來源: 長江網
調整字體

  3月16日,武漢人湯問(左一)一家在青年毛澤東雕塑前自拍、合影。 長江日報特派記者何曉剛 攝 

  習近平總書記2月20日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我們黨的百年曆史,就是一部踐行黨的初心使命的歷史,就是一部黨與人民心連心、同呼吸、共命運的歷史。歷史充分證明,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人心向背關係黨的生死存亡。贏得人民信任,得到人民支持,黨就能夠克服任何困難,就能夠無往而不勝。

  上世紀20年代中期,以國共合作為基礎、反帝反封建為目標的大革命,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革命從廣東推進到長江中下游省份,工農運動隨之在鄂、湘、贛三省轟轟烈烈展開。中國共產黨的中堅力量大多匯聚武漢。

  1927年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大革命失敗後,多位黨的領導人和黨掌握的部分軍隊從武漢彙集南昌,舉行了打響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第一槍的南昌起義,建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第一支人民軍隊。此後,鄂、湘、贛三省人民在黨的領導下紛紛舉行武裝暴動,建立工農武裝割據。到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開始長征前,中國境內的革命根據地和蘇維埃政權,主要建立在鄂、湘、贛三省。

  革命將武漢、長沙、南昌三座城市緊密聯繫在了一起,讓三座城市有了深厚的紅色淵源。循着先輩的革命足跡,長江日報記者分赴南昌、長沙,探訪紅色遺址,觸摸三座城市紅色的歷史脈絡。

  我們都是英雄城,萬水千山阻不斷 

  “我們都是英雄城,萬水千山阻不斷,同心戰疫心相連。英雄城武漢,我們在一起!”

  2020年3月上旬,武漢抗疫保衞戰還在進行中,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決定聯手武漢中共中央舊址紀念館,舉行線下的《那些年 那些人 那些書 ——連環畫中的紅色經典》展。5月18日,展覽開展,許多南昌的小朋友以紅色題材現場作畫,掛到展廳,受到參觀者交口稱讚。

  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的公號推文説:“武漢和我,一對江湖兄弟,你叫江城,我曰洪城,我們何其相似!曾記否,武昌一呼,天下響應,腐朽的封建王朝就此轟然倒塌!南昌起義,軍旗飄揚,新型的人民軍隊就此發展壯大!庚子鼠年,你不幸蒙難,病毒纏身;我憂心忡忡,坐立難安!”

  3月16日一早,長江日報記者乘出租車前往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沿途看到南昌街頭刷有“天下英雄城”的醒目標識,配以綠底和圓形滕王閣圖案,與武漢“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的提法驚人的相似。

  3月16日,遊客參觀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長江日報特派記者史偉 攝 

  “‘七一五’反革命政變後,武漢、九江也曾作為武裝起義的目標城市,只是由於沿江,周圍都是敵人,條件沒有南昌好,‘第一槍’最終歷史地選擇在了南昌。”

  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研究館員肖燕燕告訴記者,當時南昌國民黨軍隊的部分軍官到廬山避暑去了,朱德在南昌的部隊中打下了好的基礎,賀龍、葉挺的部隊已從武漢到了九江,經南潯鐵路很快能開到南昌,一旦起義,不會像在武漢、九江那裏容易遭到敵人很快反撲。條件具備了,時機也成熟了。

  “這歷史性的‘第一槍’能否打響,就看當時黨的領導人的勇氣、膽識和決斷力。什麼是英雄,關鍵性的歷史性時刻,在理想指引下,能大智大勇,這就是英雄。南昌為什麼成為‘英雄城’,就是參與決策、領導南昌起義的黨的領導人,和參加起義的戰士,他們是英雄,歷史的風雲際會,讓英雄匯聚南昌,讓南昌成為‘英雄城’。”

  新中國成立後的南昌市第一任市長鄧飛,1952年在長江日報上發表了《南昌,英雄的城市》一文,首次提出舉行過震驚中外的八一武裝起義的南昌,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而當年的長江日報,是設在武漢的中共中央中南局機關報,武漢、南昌兩座英雄城市的紅色淵源可見一斑。

  南昌起義的主要領導人來自武漢 

  肖燕燕説,大革命失敗的慘痛教訓,使中國共產黨懂得了直接領導武裝鬥爭的極端重要性,於是發動了各地的武裝起義,進入創建紅軍的新時期。中共中央在武漢決策發動南昌起義。參加南昌起義的領導人,之前都在武漢從事革命活動。新中國開國的十大元帥十大將當中有18位當年從武漢出發,成為各地武裝暴動的中堅核心力量或骨幹。

  走進“南昌起義,偉大開端”陳列展,記者發現1張合影照片和4張人像照片,合照註明“1927年7月下旬開始,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女生隊30餘名學員陸續來到南昌參加起義,成為人民軍隊中第一批女兵,圖為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女生隊合影”,4張女性照片註明為“南昌起義女兵胡毓秀、譚勤先、楊慶生、王鳴皋”。

  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講解員劉可告訴記者,這些來自武漢的女兵在起義中從事宣傳、救護、通訊聯絡和協助管理財務等工作,其中楊慶生在起義中曾救過陳賡,這批女戰士在南昌起義歷史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還有一張照片顯示的是武昌農民運動講習所門前,有3名學員在站崗。圖片説明為“毛澤東在武昌主持的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農政訓練班80餘名學員參加了南昌起義”。

  “參加南昌起義的部隊士兵,人數最多的是湖南人,也有湖北人。南昌起義部隊南下過程中,一些人傷病離隊,有的戰士被打散,但他們中相當一部分人回到湖南、湖北家鄉組織或參加暴動。”

  肖燕燕列出一組參加南昌起義後回湖北家鄉領導或參加暴動、起義的名單。如劉光烈,協同組織黃麻起義;程俊魁,參加黃梅秋收暴動;胡亮寅,回黃岡參與組織農民暴動;侯中英,回陽新領導農民武裝鬥爭……

  2月25日,武昌農民運動講習所,遊客參觀毛澤東在1927年講授《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時的場景。長江日報記者苗劍 攝 

  武漢、長沙先進知識分子攜手探索救國濟民道路 

  青年時代的毛澤東曾在橘子洲頭“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3月16日上午,記者前往長沙橘子洲頭的毛澤東青年藝術雕塑,路上有遊客用武漢話朗誦毛澤東的《沁園春·長沙》,吟詩的是來自武漢的湯問一家人,他們疫情後第一次駕車出遊,途經長沙,臨時決定到橘子洲頭瞻仰毛澤東雕像。

  “我們這個年代的人,耳濡目染讀毛主席詩詞長大。一直想知道橘子洲頭是什麼樣的,今天終於看到了。”湯問的媽媽張女士説。看到32米高的青年毛澤東雕像,一家人在雕像前合影。眼前是浩浩湯湯的湘江,張女士不禁又吟起了毛澤東的詩句。

  《沁園春·長沙》寫於1925年秋天,毛澤東離開故鄉韶山去廣州,經過長沙重遊橘子洲時寫下此詩篇,抒發出對國家命運的感慨和以天下為己任、改造舊中國的壯志。此後,毛澤東先在廣州主持第六屆農民運動講習所,又到武昌舉辦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為革命培養了大批優秀幹部。在長沙蒐集和整理內容後,在武昌都府堤41號,毛澤東寫成了著名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提出解決中國革命的中心問題——農民問題的理論和政策。

  長沙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李敏説,在中共一大召開前,武漢、長沙的建黨活動已多方位展開,兩地一大批早期具有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積極尋求救國濟民的真理,走上“改造中國與世界”的道路。毛澤東與惲代英兩位運動領袖志同道合,遙相呼應,集合革命同志、創建革命社團、開辦進步書社、創辦平民夜校,廣泛傳播馬克思主義,新民學會與互助社相伴而生,文化書社與利羣書社相輔相成,武漢、長沙成為國內6個最早成立中國共產黨組織的地方之一,成為中國共產黨紅色革命的起點之一,共同寫就了中共黨史上輝煌的篇章。

  武漢市委黨史研究室何利平告訴記者,抗戰初期,武漢成為戰時首都,中共中央長江局駐在武漢,領導南部中國黨的工作,迅速恢復和發展黨的組織,包括中共長沙市臨時工委(1938年5月改為長沙市委)、中共南昌特委。長江局加強了對地方黨的領導,訓練和培養了一大批幹部,使國統區中共的力量獲得歷史性大發展。

  1937年12月,新四軍軍部在武漢誕生。1938年1月新四軍從武漢移駐南昌。新四軍後方辦事機構主要有五處,其中就包括武漢辦事處、駐湘辦事處和駐贛(南昌)辦事處。

  解放戰爭時期,兩湖地區黨組織協同作戰,在武漢、長沙、南昌開展地下工作,為三座城市迎接解放創造了有利條件。

  黨在三座城市的革命探索為當前發展提供啓示 

  武漢、長沙、南昌同為紅色英雄的城市,是鄂、湘、贛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又是新舊文化、東西文化的交匯之所,在中國歷史上,尤其是在辛亥革命、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中,始終是最活躍的地區之一。

  武漢市委黨史研究室周薇介紹,武漢新文化運動初期,惲代英等人發起組織創立互助社,許多進步社團相繼成立,在武漢掀起一股生機勃勃的思想解放的潮流,為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創造了良好氛圍。武漢地區在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過程中成就了一批中國早期的馬克思主義者和傳播的中堅人物,他們翻譯、出版了《階級爭鬥》《勞農政府與中國》《共產主義與知識階級》等一批具有重要影響的著述,使武漢、長沙成為繼北京、上海兩個地區之後的第三個重要的主陣地。

  “其實,三座城市和鄂、湘、贛三省的歷史淵源還可以向前追溯。”江西財經大學生態文明與現代中國研究中心旅遊所所長曹國新告訴記者,自南北朝以來,北方世家大族不斷南遷,江西是目的地之一,明清時期有過“江西填湖廣”的大移民,許多湖北人的祖上就是從江西移民過去的。近代以來,三省民眾革命思想活躍,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大革命的人數眾多。

  曹國新分析,從地理結構看,鄂、湘、贛三省地處長江中游,漢江、湘江、贛江成為三省的母親河,催生武漢、長沙、南昌三座城市,洞庭湖、鄱陽湖成為三省共同的“蓄水池”,由長江將三江兩湖連通,構成中國中部一個整體的地理單元。從歷史上看,三省經濟文化深深融合在一起,又有楚文化作為共同的文化基礎。古代文人鍾情這一區域,留下眾多詩詞名篇流芳後世,中國“四大名樓”中的三個——武漢黃鶴樓、湖南嶽陽樓、南昌滕王閣,都在這一地理單元,顯然不是一個偶然。

  近代,這一地理區域的低層人民受三座大山壓迫很深,是能代表當時整個中國發展狀況的近代中國典型區域,因而中國共產黨在上海創建,在廣東與國民黨合作發起大革命,很快就發展到三省,有着從沿海向內地推進的趨勢,黨也隨之不斷調整革命的政策方針。面對三省相似的典型的經濟社會狀況和階級結構,中國共產黨創造性地拿出與三省實際相貼近的革命舉措,先在湖南發起農民運動,在武漢掀起工人罷工和反帝高潮,大革命失敗後迅速在江西探索工農武裝割據,為中國革命闖出了一條農村包圍城市中國特色的革命道路。

  “黨在鄂、湘、贛三省,在武漢、長沙、南昌的革命探索,創造性地將馬克思主義普遍原理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給了我們今天長江中游城市圈發展戰略很多啓示!”

  曹國新説,今天的長江中游城市圈的經濟社會狀況仍代表典型的當代中國,它將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典型區域,因而對這一區域的協調發展,要從它們的紅色淵源中尋求啓示,一定要創造性地拿出發展舉措,探索出一些開創性的發展經驗、發展路徑和發展理念。

  (長江日報特派記者萬建輝 王慧純 發自南昌 長沙 統籌:倪寧) 

  【全港集運】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相關閲讀

文化社會

財經健康

旅遊青春